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北京爱情故事未播出的第40集最后的全剧终

发布时间:2012-03-21 12:30| 位朋友查看 | 旅游询价请咨询QQ:旅游询价咨询

简介: 最后一秒,沈冰还是没有醒来,程锋几近绝望了,拉起沈冰的手一直在哭着说:“老婆,该醒了。”“该醒了,老婆。 ”“老婆,老婆。” 众人走过来,安慰程锋,劝程锋要振作,因为医生只是说24小时之内醒不过来就有可能变成植物人,只是可能而已……

  最后一秒,沈冰还是没有醒来,程锋几近绝望了,拉起沈冰的手一直在哭着说:“老婆,该醒了。”“该醒了,老婆。

  ”“老婆,老婆。”

  众人走过来,安慰程锋,劝程锋要振作,因为医生只是说24小时之内醒不过来就有可能变成植物人,只是可能而已。

  程锋听不进劝,仍旧拉着沈冰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一个劲老婆老婆的叫着……

  又过了几个小时,程锋还是那样,只是声音变得微弱,一滴眼泪顺着沈冰的手滑过,程锋敏锐的感觉到,沈冰的手指有了一丝颤动。

  程锋很激动:“老婆,你醒了,老婆。

  ”屋外仍然在等待的吴狄等人冲进屋来,果然,沈冰的手指又动了下,紧接着,眼睛也动了下,慢慢的沈冰睁开了双眼,抬起虚弱的双手,慢慢的靠向满是泪痕的程锋的脸,嘴唇微微蠕动,一句微弱的疯子,让众人十分兴奋。吴狄立马冲出屋外去找大夫。

  检察机关根据石小猛的举报,逮捕了梁君正。

  在审讯期间,梁君正仍然不明白,不知道为什么石小猛会来自首。

  石小猛对他说:“沈冰的车祸,吴魏的去世,让我彻底醒了,我最重要的并不是权利、金钱这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

  曾经为了得到这些,我不惜放弃了自己和沈冰多年的感情。

  看着沈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想着她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而这一切,偏偏是由我造成的,我懂了,什么狗屁的财富、地位全是扯淡,只有沈冰,只有丫头,只有我们之间的感情,才是我最在乎的。

  曾经,我拥有一段最为纯洁的爱情,我拥有一个不在乎我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仍然愿意和我同甘共苦的爱人,可是我却把他推向了疯子。

  如果,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在爱情和面包之间,我一定选择爱情。

  房子没有了,我们可以再买,钱没有了,我们可以再攒,可是,丫头没了,就什么也没了。

  没了丫头,我挣再多的钱,买再大的房子,没人跟我分享,又有什么用。”

  大夫对沈冰做了初步的检查,告诫程锋等人,沈冰很幸运的能醒过来,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现在还很虚弱,不能说过多的话,大伙点点头,送走了大夫。

  吴狄等人也很默契的退出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了程锋二人。程锋拉着沈冰的手,抽泣着说:“老婆,你终于醒了,我真怕,真怕会失去你,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多绝望,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我的日子还怎么过。”

  “傻瓜,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才走到一起,这一路走来,多辛苦,我们比谁都清楚。

  我说过的,以后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陪着你,我怎么可能舍得丢下你。况且我们才刚刚结婚,每个女孩都希望自己的爱人……能牵着自己的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带上结婚戒指,我也不例外,等公司的情况稳定了,你还要给我……补办一个婚礼,这是你欠我的,你要用一辈子来还我。”

  “我会的,我会的,只要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会用我的全部来好好对你。”

  沈冰抚摸着程锋的脸,深呼吸一下,“我知道的,我能看出来,你对我是真心的,是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对我的感情,不应该赌气,不……”“不,是我,是我的错,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不应该和那个女人有什么联系,不应该……”

  沈冰的手指按在了程锋的嘴上,“好了,我们都不要检讨了,都过去了,最重要的是以后,我们要好好的。”

  “嗯,好好的。”

  看沈冰有点累的样子,“你再睡会吧,别太累了。”

  “睡了好久了,睡不着,就这样,握着你的手,看着你,一辈子,挺好。”

  沈冰和程锋默默的对视着对方,回忆起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火车站的初次相遇,看着石小猛和沈冰在一起程锋的落寞,程锋在幼儿园偷瞄沈冰,两人彻底闹僵,沈冰回家,火车上程锋弹着吉他唱歌,在沈冰家中第一次看到沈冰,沈母发病时为沈冰挨了沈母一刀,在沈母强迫下二人订婚,回京后和秦皇的争风吃醋,为沈冰庆生遭到殴打,沈冰解开上衣扣子程锋阻止,得知沈冰要结婚程锋失意离开,直到最后在幼儿园里的热吻,在四合院里的相拥,二人就这样看着对方,却都不由自主的留下了泪水。

  窗外,杨紫曦饱含深情的望向吴狄,又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凤铃,默默的低下了头,而吴狄却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翌日,检察机关再次找到程锋,沈冰的病情已经没有危险,程锋也可以放心了,吴狄陪同程锋来到检察机关,留下了林夏和杨紫曦照顾沈冰。二人见到了石小猛,吴狄程锋和石小猛已经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可石小猛却喊住了他们:“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资格把你们当兄弟,我知道你们可能再也不会认我了,没关系,这是我咎由自取的,我不会怪你们,毕竟沈冰的今天,大德的今天,还有你父亲,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曾经,我有兄弟,我有爱情,可我却为了这所谓的成功先是抛弃了爱情,后又失去了兄弟。

  沈冰的车祸狠狠的抽了我一个大嘴巴,我才发现,我所做的这些是多么的害人害己。

  疯子,你和沈冰,我想通了,沈冰说得对,能买走的东西早晚留不下,买不走的东西谁也拿不走,从我为了进大德而出卖了和沈冰的感情开始,我就配不上她了。

  我一直在欺骗自己,我说,我所做的这些都是为了沈冰,都他妈的放屁,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我一直把不平等不公平挂着嘴上,可我却没有想过,如果我一直坚持,没有什么力量能把我们分开。

  疯子,如果沈冰能醒过来,好好对她,沈冰,不容易啊,我对不起她,祝你们幸福。”

  石小猛转身要走,程锋一把拉住了他:“沈冰,已经醒了,医生检查过了,已经脱离危险了,别担心了。

  你也别太自责,能回头就好,我和老吴还把你当兄弟。”

  “对,小猛,只要你能回来,我们还在这等你。”“别傻了,老吴,回不去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兄弟,重情义。可是就像我说的那样,有些东西,并不像我的那间办公室,我走了,你们找个人拾掇拾掇就能恢复原貌。

  有我在这,疯子和沈冰不会快乐,我不会快乐,我们大家都会很尴尬。

  几年的牢狱之灾是免不了了,出狱以后我会离开北京。

  北京,这个我曾经梦想着在这扎根的地方,我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我已经没有脸面再在北京生活,再和你们在一起。我知道,你们还把我当兄弟就行了,我就很满足了。”

  三兄弟相拥而泣,“疯子,好好待沈冰,你抢我的女朋友,我现在不怪你了,我没有把她守住,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可是要是哪一天让我知道你对她不好,我也可以把她抢回来,哪怕现在她是你老婆。”

  沈冰的病情在逐步好转,有林夏和杨紫曦陪着,沈冰也不会寂寞。程锋和吴狄也没闲着,大德公司特别股东大会马上就要召开了,没有了梁君正和石小猛的干预,程锋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大德汇通的董事会主席。

  程锋马上就要大刀阔斧的对大德进行改革,就像他说的那样,聘请职业经理人团队,削减大德的业务范围,经营汽车美容养护店,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吴狄也加入了大德,兄弟两个共同奋斗,大德又恢复了往日的情形,甚至比往日还要好些。

  石小猛的判决结果出来了,五年。又过了段时间,沈冰康复了。

  在沈冰出院的当天晚上,几个人又聚集在沈冰租住的那个四合院庆祝沈冰出院,程锋、沈冰、肥四、大花、林夏,邵华阳、吴狄,没有了伍媚,而是换成了杨紫曦。

  邵华阳和他的妻子最终还是离婚了,不过不是因为林夏,而是,确实没有感情了。

  邵华阳对林夏的决定表示理解,愿意一直做林夏的大药瓶子。

  席上,程锋感慨万分:“我和老吴说过,我这辈子就认准两件事,沈冰,这是我的生活,大德,这是我的事业。现在,有沈冰小朋友陪着我,有众位好兄弟陪着我,我也重新夺回了我父亲一辈子的心血,真好,这一切真像一场梦啊。

  我……”“唉唉唉,得了吧你,别在这酸了,人家沈冰刚刚出院,你还想把人家再恶心回去啊。”

  “咋着,老吴,看哥们儿现在这么幸福,不服是吧。我告诉你,哥们儿现在就是幸福,怎么着吧,哥们儿现在是有老婆的人。

  老婆,你懂吗你,算了,跟你说这个你也不懂。你没经历过。”“我……”“我什么我,得了,今天人都聚齐了,咱把你那点事好好说道说道。

  咋着,兄弟,小伍走了,你什么想法啊,还打算等她回来啊。”

  “不知道。”“不知道,哎,老吴你一直就是这样,一谈到实质问题就不知道不知道,你就跟我说,你还爱不爱小伍,你爱的到底是小伍还是你身边这位杨紫曦。”

  沈冰拉了拉程锋的胳膊:“算了,别说这个了,今天是为了庆祝我出院,挺高兴的,别谈这么严肃的话题。来来来,大家吃饭,吃饭,吴狄,你也别皱着眉头了,高兴点,疯子他跟你开玩笑呢。”

  这顿饭,吴狄和杨紫曦都没有吃好,两个人都心事重重的样子。

  饭后,程锋借口天太晚了,坚持让吴狄送杨紫曦回家。大家都走后,沈冰不解的问程锋为什么今天这么对吴狄和杨紫曦,程锋说:“以我对老吴的了解,老吴的心里还爱着杨紫曦,只是他那种所谓的公平,正义让他不愿意接受他爱的人不是小伍而是杨紫曦这个事实,和你当初不愿意接受我可能是差不多的心理。

  我今天拿话激他,就是希望他能好好想想,正视这个问题,不要总是活在自己那个虚无缥缈的国度里。”

  送杨紫曦回家的路上,一阵沉默之后,杨紫曦还是开口了:“吴狄,今天疯子说的,你……”“小曦,让我好好想想。”

  “我知道,吴狄,我知道我现在配不上你,我现在脏了,不能生孩子了,我比不上小伍姐,我……”“小曦,别说了,你了解我的,你知道我在乎的不是这个。”

  “好吧,吴狄,我不说了。只是,如果你真的选择了小伍姐,我不怪你,真的,我不怪你,我只是希望我们还是朋友。

  ”车到了杨紫曦家的楼下,杨紫曦就要上去了,吴狄却好像惊醒了似的,冲出车外:“小曦,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吴狄……”“小曦,我想明白了,我爱的人是你。尽管我不愿意承认,你和小伍,我爱的那个人还是你。”

  吴狄张开双臂,二人相拥在一起,“吴狄,谢谢,谢谢。那,小伍姐呢。”

  “小伍,”想起在机场伍媚对吴狄说的――我祝福你,祝福你们,和我比起来,杨紫曦更需要你的照顾――吴狄笑了笑,

  “或许,还是小伍更懂我一些,比我自己还要懂。”

  第二天在公司,吴狄向程锋说起了自己和杨紫曦复合的事

  程锋笑着拍了吴狄肩膀一下:“好小子,果然没让我失望,我一猜就会是这样。”

  二人找个地坐下:“兄弟,你可想清楚了,这可是一辈子的幸福,你真的不在乎杨紫曦过去的那些事,不在乎她不能生孩子。”

  “你也说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过去就过去了,谁还不犯个错啊。小猛做了这么大的错事,甚至都把你爸搞到监狱去了,你不也重新接纳了他。

  小曦,我相信,小曦这回是真的,经历了这么多,她也该成长了。

  至于孩子,以后再说吧,哎,要不你和你家沈冰受累多生一个,送我一个得了。”

  “滚蛋,孩子岂是说送就送的,就算我舍得,沈冰还舍不得呢。”

  “兄弟,谢谢,真的,昨天你的一句话让我彻底清醒了。对于小伍,或许那不叫爱,那只是一种欣赏罢了,我和她终究不是一路人。”

  “行了,跟我就别客气了。那个,我还欠沈冰一个婚礼,沈冰不喜欢铺张浪费,在医院我就答应她了,以后要给她补办一个既简约又庄重的婚礼。

  怎么着,吴总,要不咱喊上肥四,咱哥几个凑一块,办一个集体婚礼得了。”

  集体婚礼如约举行了,程锋牵着沈冰,吴狄牵着杨紫曦,肥四牵着大花

  缓缓步入礼堂,三对新人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而下面的林夏却留下了泪水

  不知道是激动,是失落,还是,其他什么……

  程锋和吴狄继续在大德为了自己的汽车美容养护店和振兴民族工业的梦想奋斗着;沈冰又回到了幼儿园,只是因为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对孩子们的难以割舍;

  林夏,经历了这么多,林夏感觉自己需要放松下,外出旅游散心了,

  就像当初程锋得知沈冰结婚时那样,她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

  杨紫曦不再是过去那般模样,踏踏实实地经营着吴狄买给她的花店;

  遥远的美国,伍媚的办公室书架上,一个破旧的笔记本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石小猛入狱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是沈冰的那张照片他还一直随身带着……

  又是一年除夕,大家相约聚在东北的“老地方”,

  还是那些人那些事,不一样的是,经历了这么多,

  大家都长大了,成熟了。共同举杯,

  让我们相约下一段《北京爱情故事》……(全剧终)

声明:文章为村旅游站长整理并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如发现随意转载且不标注出处者,必将追究法律责任!如有与事实不符,请及时联系本站站长,QQ号:708871537,感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